病弱反派又骗我宠他[穿书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看着怀里仰脸笑的傻乎乎的柏乔, 陆斯博心下觉得好笑,但又忍不住被他的话感染,心下一片暖意的妥帖, 用来哄人的话千句万句,但想了半天, 最后只是一个简单地音节“嗯。”

  “我也喜欢亲亲你。”说着, 他低头轻轻一吻落在对方颤动的眼睛上, “时间不早了, 该休息了。”

  柏乔随着眼睛上唇瓣的离开睁开眼睛, 闻言摇了摇头,说“饿了。”

  “饿了?”

  “嗯。”柏乔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,摸摸,瘪了。

  陆斯博哭笑不得,随手揉了两下, “还真是饿了。”晚饭时间别人都在下面聚会吃饭,柏乔跑到三楼自己一个人喝酒, 忙活一晚上, 眼看都凌晨了。

  柏乔会饿也是正常的。

  陆斯博点开外卖平台问他“想吃什么?”

  柏乔揉了揉眼睛,“吃什么都可以吗?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炸鸡!”

  “太油了, 晚上吃这个不好。”

  “那火锅?”

  “清汤?晚上不能吃太辣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陆斯博还在专心刷着外卖平台列表,想看看里面有什么适合他们现在吃的东西, 结果突然感觉哪里不对,低头一看,柏乔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,“怎么了?”

  柏乔抬手把他手机拿下来,正面朝上扣到一边,“不想吃这个。”

  陆斯博没跟他抢手机, 把人抬高抱稳了问“那想吃什么?”

  “你。”

  “什么?”

  柏乔眼睛都没眨一下,重复说“吃你。”

  “乖一点。”陆斯博失笑,只觉得他在开玩笑,伸手去拿手机。

  柏乔连忙坐直了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把他往自己这边拉, “不许叫外卖,唔……那你出去买吃的,吃外卖不健康,我要吃别的。”

  陆斯博怕他掉下去,只能先放弃拿手机,不过他出去买也得问一句要吃什么不是。

  “想吃什么?”

  “随便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柏乔对着陆斯博眨巴眨巴眼睛,见对方半晌没有说话,眼眸中快速积蓄起泪水,透过眼泪模糊不清的看着他,嘴角一撇特别委屈,“你是不是想揍我了?”

  “没有,怎么会呢。”陆斯博赶忙哄人,“我这就去给你买。”

  随便,那就把能买的都准备点。

  柏乔很瘦,多吃点也好。

  柏乔顿时乐了,“好。”

  仔细看去,眼睛里哪有一点眼泪。

  陆斯博搂着人,暗道一声小骗子,旋即抱着人给放到了床上,正想给莫忘打电话,却发现,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柏乔手里去了,“我手机……”

  柏乔抱着手机往床上一趴,把手机挡的严严实实,“你自己去买。”

  陆斯博无奈,“那你在这等我,哪也不许去。”

  柏乔脆生生的应声“好。”伸出一只手左右挥挥,一会见。

  这会还防着陆斯博过来抢手机呢。

  然而陆斯博没有抢的意思,反而浅笑着看着他,像是在看一个顽皮的霸占毛绒球的小猫咪。

  调皮,但让人不忍心责怪。

  那部手机是陆斯博私人手机,其中包括的公司各种公司机密文件,如果这个手机落到别人手里,陆斯博绝对会不顾一切代价直接销毁,但是现在……

  陆斯博摇了摇头,无奈rua了一把调皮小猫儿的头,转身出去跑腿买饭。

  柏乔摸着自己被弄乱的头发,听到关门声,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,见人确实是走了,干脆利落的翻身坐起,拿着座机的话筒给前台打了个电话。

  晚上事比较多,酒店一片混乱,部分人做完笔录已经回来了,在经理的努力下,酒店正常运营也在有条不紊的运行中。

  电话很快被接通。

  “喂,您好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?”

  “帮我送几盒……那个上来。”

  “啊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哦哦好的,您要那个是吧,床头柜拉开抽屉可以看见一盒。”

  “不够。”

  “什么?”

  “再送十盒……”顿了顿,柏乔蹙起眉头,眼前的座机好像出现了重影,此刻他脑海中满是陆斯博虚弱咳血的模样,他沉默片刻说“算了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“柏乔啊,睡了吗?这么早怎么就睡了呢……”莫忘推门进来找了一圈,最后在床上看见一动不动的柏乔,下意识的就以为他是睡着了。

  “唉,我还想来看看特别软好欺负是什么样呢。”

  想到陆斯博临走时候的叮嘱——“他喝醉了跟小孩似的,别欺负他。”“照顾好他,我回来之前别让任何人进去。”“这个时候他容易哭,也别乱逗他。”

  这一类的话说了很多,最后莫忘听的都主动提出让陆斯博回去,自己出去买饭,结果陆斯博觉得是柏乔让他去的,回来发现不对说不定还得哭,就自己去了。

  莫忘这一路上好奇的抓心挠肺的,结果还是来晚了,

  这人都睡了他也不能把柏乔弄起来。

  站在床边唉声叹气的,好像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事。

  莫忘俯下身拉扯开薄被给他盖上,正动手的时候,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。

  莫忘一愣,抬头对上柏乔那双朦胧却带着些狠辣的双眸。

  莫忘“?”

  ——“诶诶诶?!我——啊!疼疼疼,哥哥哥哥,别扭别扭,这是人手啊喂!”

  根本来不及反应,柏乔抓着他手腕原地就是一个三百六十度转弯。

  莫忘一边扶着手一边扭着腰,心想,要不是老子腰好跟着转了一圈,这手不得当场废了?!

  柏乔看着龇牙咧嘴喊疼的莫忘,没松手,也没继续打人,而是坐直了身子,眼神不善的看着他,“你进来干吗?”

  “我……陆哥让我过来照顾你。”莫忘疼的快哭了,这啥玩意啊?!

  陆斯博你是真瞎啊你。

  这就是你口中说的柔弱好欺负?!

  我还什么都没干呢!这要是真逗孩子似的逗他,他不把我脑袋拧下来啊?!

  莫忘吸了吸鼻子,现在就是后悔,特别后悔。

  柏乔甩开他的手,冷声道“滚,我不需要照顾。”

  “嘶——”莫忘可怜巴巴的握着自己的手,“你自己在这行不行啊?”

  话音刚落,柏乔咻的起身,直接跳下床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“废物你说谁不行?”

  莫忘“???”

  你这话有歧义。

  虽然但是……

  “啊——等一下!”

  柏乔充耳不闻,直接一把按在莫忘头上,抓着人捞过来开打!

  “靠!唔啊!”

  “别、别打脸!”

  “噫啊——!有话好好……噗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‘咔哒’

  一声细微的门锁声后,莫忘突然觉得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一松,被勒的不行的脖子也随之解放。

  他‘蹬蹬蹬’退了几步,扭头一看,果然不出他所料,陆斯博回来了!

  摸了摸鼻子下面血,莫忘吸了吸鼻子感觉自己的委屈已经直冲天灵盖。

  还说什么怕喝醉酒被被人欺负了,屁呀!

  你是怕他把别人欺负了然后要赔钱,所以让我过来挨欺负的吧?!

  莫忘委屈的不行,揉了揉嗓子,张嘴就喊“陆哥你这——”

  他反应很快,然而柏乔比他反应更快,直接绕开莫忘跑到陆斯博身边,伸手抱住了他,小半张脸贴在陆斯博怀里,神情分外委屈,抓着男人衬衫的手还有些发颤,“陆陆……”开口间鼻音很重充斥着委屈的小奶音。

  莫忘“???”

  我他妈都惊了。

  “诶、不是……”莫忘试图为自己讨回公道。

  陆斯博怀里抱着柏乔,轻轻拍着哄着,问莫忘“怎么回事?”他不能指望怀里这个醉到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小醉鬼。

  “我刚才听你的进来照顾他。”

  “他无声无息的站在我床边。”柏乔轻声细语的说着刚才发生的事,垂眸间总是无比的委屈,“突然出现的,吓死我了。”

  陆斯博连忙把人抱得更紧,“不怕。”同时不满的看向莫忘,都说了柏乔喝醉了,很脆弱,怎么就不听呢?

  莫忘“???”

  我不是,我没有,我t……???

  委屈想哭。

  “他还打我。”柏乔可怜巴巴的从男人怀里出来,左手在他眼前晃晃,“疼。”

  莫忘那是你单手掐我脖子没抓住磕的好吗?!

  陆斯博一见柏乔委屈,连追根究底的想法都没有,捧着他的手吹吹,“呼呼。”

  莫忘“你、他、我……不是!”

  “过会再收拾你。”陆斯博把人抱回床上,拎着的吃的放在床头柜上,扭头看向莫忘,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  莫忘“……”

  被这俩人气个半死还光荣负伤,莫忘这心憋屈的一抽一抽的,这个勾人的小妖精把我陆哥还来!

  走到门口终究是心里含冤,他愤怒的转过头来,“我真——”

  话音戛然而止,陆斯博背对着门口,柏乔却正抱着陆斯博,下颚搭在陆斯博的肩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的方向。

  见他看过来,柏乔嘴唇微抿,目光冷冽且杀意凌然。

  莫忘“!!!”

  ‘砰’

  吓得他一句话没敢说,直接关上了门。

  陆斯博听到声音,再看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,“怎么?”

  柏乔抿了抿唇,模样乖巧的凑上去亲了亲男人的侧脸,然后就侧躺在他肩膀上冲着男人笑,“心虚跑掉了。”

  陆斯博有些被甜到了,之前偶尔会听莫忘指着手机里的照片喊‘好甜’‘好乖’‘爱了爱了’这种话,他很难理解,在他看来,这种词汇就不是用来形容人的,但当他把那些词放在柏乔身上的时候,又是显得无比正常,就像是量身定做一样,形容的特别到位。

  饭还没吃,陆斯博都感觉自己血糖有点高了。

  陆斯博拆开包保温袋,递给他一碗清粥,说“来,吃点东西。”

  柏乔扫了一眼陆斯博买的东西,接过那碗粥又扭脸放到另一边的床头柜上,按下陆斯博的手说“不想吃这个。”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“想吃你。”

  “别闹。”

  柏乔拉开床头柜,指着里面的东西,眼睛弯弯的看向陆斯博,重复道“吃你。”

  还没睁眼,柏乔就感觉脑仁中一阵刺痛,喝酒的后遗症毫不留情的蹂·躏着他脆弱的神经,茫然中蹙起眉头,曲起指尖一下又一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病弱反派又骗我宠他[穿书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军婚烈爱:超能天后来袭只为原作者弦三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弦三千并收藏病弱反派又骗我宠他[穿书]最新章节